道家第二階段——《中國哲學簡史》讀書筆記及感悟

道家第二階段——中國哲學簡史讀書筆記及感悟:

1.老子其人與《老子》其書

馮友蘭先生在《中國哲學簡史》:他不認同傳統的說法中關于《老子》一書是有個叫老子的人所做,且他早于孔子。

馮先生研究認為:《老子》一書不可能是孔子之前或同時代的產物。老子與《老子》一書并無必然聯系,是兩回事。完全可能有個叫老聃(老子)的人,他年長于孔子,很有用智慧;至于《老子》這本書,他的作者則另有其人,或是群體編寫。這本書的年代晚一些,“我現在相信,這部書寫在(或編在)惠施、公孫龍之后,而不是在他們之前。”

其理由:因為《老子》里有很多關于“無名”的討論,而要討論“無名”之前",就得先要討論“名”。“名”、“無名”見于關于惠施、公孫龍等名家的記載。據此馮先生認為《老子》出現于惠施、公孫龍這些名家之后。

僅憑“名”或“無名”見于惠施、公孫龍這些名家的記載中,在孔子之前不見記載,而斷言《老子》一書的年代,證據未免太單薄了些了吧?也許,在孔子之前就有“名”或“無名”的論辯,只是未被記載或我們未能見到記載罷了。

2.道無名

“道無名”這一部分可能是《老子》中需要費神理解的部分。

人類大多習慣于具體思維,生動形象是蕓蕓眾生耳目所及的,可以通過感官把握的世界。絕大多數人的思想,都限于“形象之內”的世界,眼見為實等。即通過眼見、耳聽、皮膚接觸可感知的世界,從而獲得信息。感知的世界可以具體表達,用名來稱呼他們,描述他們。而“名家的哲學家開始思索名的本身,思索名,就是思索思想。它是對于思想的思想,所以是更高層次的思想。”

道家第二階段——《中國哲學簡史》讀書筆記及感悟.jpg

超越了具體,從而思考抽象的“無”、“無名”,“道可道,非常道;名可名,非常名。無名天地之始,有名萬物之母。”因為“道”無名,所以不可言說。但是我們還是希望對于道有所言說,只好勉強給它一個代號——稱其為道,其實道根本不是它的名。也就是說,我們稱道為道,不同于稱桌子為桌子。我們稱桌子為桌子,意思是說,它有某些客觀的屬性和用途,由于有這些屬性和用途,就可以稱之為桌子。但是我們稱道為道,并不是它有任何類似的可以言說的有名屬性。道,純粹是一個代號,本身不是某一物,所以不可名,它是“無名”。

3.自然的不變規律

(1)任何事物的發展,都有一個絕對的界限嗎?極限在哪里?

萬物變化莫不遵循一定的規律。其中最根本的是“物極必反”、“否極泰來”。它的思想源頭很可能是來自老子。在老子的原話是“反者道之動”、“逝曰遠,遠曰反”。百家筆記網(m.simayi.net)意思是說,任何事物的某些性質如果發展至極端,一定轉變成它們的反面。所謂“禍兮福之所倚,福兮禍之所伏”,“少則得,多則惑”,“飄風不終朝,驟雨不終日”、“天下之至柔,馳騁天下之至堅”,“物或損之而益,或益之而損”。這些看似矛盾的說法,正是一切事物發展亙古不變的規律自古及今,大多庸人不知持滿,后悔莫及。

(2)人生在世,如何預防欲速則不達,走向愿望的反面?

老子警告我們:“富貴而驕,自遺其咎”,這里的驕,是人前進到了極端界限的標志。驕,是人應該避免的第一件事。在這方面孔子有同樣看法。子曰:“如有周公之才之美,使驕且吝,其余不足觀也已。”大意是:假如一個人相貌與才能的美比得上周公,但只要驕傲且吝嗇,則我們只會看到他的驕傲與吝嗇,看不到其他方面。驕和吝,超過了界限,才和美不足觀了。\

(3)“天道無親,常與善人”。老子所說的“常”字表示永遠不變的東西,或是可以認為是規律性的東西。

事物變化都遵循一定的規律,老子把它們叫做“常”。老子說“知常曰明”,“不知常,妄作兇”;又說“知常容,容乃公,公乃王,王乃天,天乃道,道乃久,沒身不殆。”

人應該認識自然規律、尊重自然規律。依據它來指導社會活動。老子稱之為“襲明”——想要得到一些東西,就從其反面開始;想要保持什么東西,就要在其中容納一些與它相反的東西,即包容心。“水至清則無魚,人至察則無徒。”若想變強,從弱開始,“柔弱勝剛強”;“若想保持資本主義,就必須在其中容納一些社會主義成分。”一個單位內一定程度的“反對派”、“刺頭”的存在,并不是壞事。

(4)道家具有儒家一樣的救世情懷。尤其是在物欲橫流的時代,不少人急功近利,做“房奴”、“車奴”、負債、焦慮難安,聽聽老子言,勝服清涼散,可以“襲明”。

道家的中心問題是全生避害,躲開危險。“庖丁解牛”說貴生,順著紋理、規律生活處事就安全,否則會損傷生命。人需要柔弱、謙虛、知足。“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。”所以圣人“去甚,去奢,去泰。”

以上都可以看做是從“反者道之動”這個總學說演繹而來得。“無為”,也來自此。“無為”并不是完全無所作為,是有所為,有所不為,不過頭,不任性妄為。畫蛇添足,就是適得其反做過了頭。

任性妄為,不加約束,都是反自然的。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”“道”取法于“自然”,道的運作是以自然為法則,以宇宙本來自然的規律為規律。

老子認為,道生萬物。在這個生的過程中,每個個別事物都從普遍的道中獲得能量,這就是“德”。作者:安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