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星點燈——讀《紅星照耀中國》有感

星星點燈——讀《紅星照耀中國》有感:

我本不是會看這類書的人。但是有時候,相遇就是一種必然。

說白了,就是為了備課,我查閱了朱德的資料。查閱過程中,看到一段話:“……1921年春任云南陸軍憲兵司令部司令官,云南省警務處長兼省會警察廳長等職……曾在德國格丁根市一所大學里留學……”

這幾句話,讓我有點出乎意料。在我的固有印象中,總覺得他是那種泥腿子出身,大字不識幾個,因受地主欺壓奮起反抗,從此帶領農民兄弟走上反抗路線的典型人物。可是,他居然在擔任了云南省警察廳長后主動追尋共產黨參加革命?居然,還留過學?我突然覺得腦子有點混亂無法接受。由此可見,自以為是是種病,得治。幸好,我大概還不算病入膏肓。

于是,我終于翻開了這本書,開始了與它的一段緣分。

這本書沒有我想象中的枯燥乏味,充滿政治正確性的無趣,相反,它給了我很新奇的感受。大概是因為作者是個外國人,他的視角是超脫的、客觀的,他的敘述是冷靜的、克制的,因此他的看法應該更能代表當時普通人的心理,也更能激起我這樣的普通讀者的興趣。

在這本書中,我刷新了對在歷史書中僅有一面之緣的楊虎城的認知:“他時任陜西省綏靖公署主任……他為家庭糾紛所苦,因為有兩個太太……他早年當過土匪……”作者評論說:“楊將軍反正在大多數外國傳教士中間名聲不佳,因此他不可能真的是個壞人。”這句話讓人莞爾,斯諾真是個妙人,他顯然很清楚意識到外國傳教士與中國人之間的關系,他的看法讀起來既諷刺又幽默。

星星點燈——讀《紅星照耀中國》有感.jpg

我初步接觸到了一個經歷極其豐富的董健吾:“他在基督教圈子里頗有地位,參加過青幫,認識蔣介石、杜月笙,也一度擔任過國民黨高級官員,后來他丟官棄教,同共產黨合作。”似乎中國人三教合一的中庸與世俗之道在他身上得到了鮮明的體現,無論什么環境都可以很好地融入,仿佛水注入任一容器般,無比妥貼。然而,他是個堅定的共產黨員。

我又一次遇見了周恩來:“一個清瘦的青年軍官,他長著一臉黑色大胡子……盡管胡子又長又黑,外表上仍不脫孩子氣,又大又黑的眼睛富于熱情……他是一個書生出生的造反者……他是一個大官僚家庭的兒子,他本人有突出的文學天賦……”作者說:“他顯然是中國人中間最罕見的一種人,一個行動同知識和信仰完全一致的純粹知識分子。”

斯諾對周恩來的描述給我很深刻的印象,那是一種既陌生又親切的感覺。好像你知道一個人會出現,你在期待他出現,然后他真的出現在你面前,并且你發現他帶給你的比你期待的還要多還要好。是的,這就是周恩來。盡管曾經無數次在影視作品中看到過他,聽無數人提起過他,但是讀到一個外國人的筆下描述出來的他,卻依然給人一種新鮮真實的崇敬和感動。我想,無論在我生命中的哪個階段,他都是我最最尊敬最最愛戴的人。

當然,書中可以舉出的例子還有很多,但是沒必要一一例舉了。這些人的經歷,讓我終于對毛澤東說的那句“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”有了更深刻的理解。很難想象,百家筆記網(m.simayi.net)如果沒有找到屬于自己的那顆星,如果沒有為自己在黑暗中點上一盞燈,這些人怎么可能拋棄自己曾經擁有的一切,走上那樣一條充滿艱難困苦的道路,一條需要時時冒著將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危險的道路?如果沒有這些人的薪火相傳,中國的歷史怎么會有那么翻天覆地的巨變?據一個紅軍戰士說,在那次驚人的“抗日東征”中,紅軍一個月內增加了一萬五千人!星星之火,真的可以燎原。

傳說古希臘哲人泰勒斯仰望星空預知有雨,卻未看腳下,跌入坑中。人們借此譏諷哲學家不務實事,只是空談。黑格爾卻說:“一個民族有一些關注天空的人,他們才有希望;一個民族只是關心腳下的事情,那是沒有未來的。”同時他又說:“只有那些永遠躺在坑里從不仰望高空的人,才不會掉進坑里。”

而我們這個民族,從來不缺乏仰望星空,點燃心燈的人。

遙想孔子當年,為了勸說君主施行仁政,周游列國奔走呼號。所持主張不被接受,惶惶然如喪家之犬。他退而著書立說,廣收門徒,弟子三千,更有高徒七十二賢人,為后世中國儒家學說的興盛奠定了基礎。在他有生之年,政治主張雖未實現,但那句鏗鏘有力的“雖千萬人,吾往矣”至今聽來仍振聾發聵。

轉而將目光投向空曠無人的茫茫大漠吧。你會看到一道寂寞的身影,身背經篋,腳踩麻鞋,伴隨著他的,只有眼前無邊無際的黃沙和頭頂毒辣噬人的太陽。日復一日,在漫漫的黃沙中,救命的水早已蕩然無存,昏昏沉沉中生命正在漸漸地遠離……寧可向西而死,絕不東歸而生。玄奘堅定的信念來自何處?只因一個偶然的機會,他在一個異邦的高僧身上體悟到印度佛學的智慧,感受到佛學發源地的魅力,于是便萌生了西行的想法。從此,為了尋找這顆西方的明星,雖九死,其尤未悔。

也許你會說,這些人,都離我們太遙遠了,時代不同了人也不一樣了;這些人,都生活在一個混亂的時代,他們必須奮斗;這些人,都是偉大的人物,我們小人物不可能像他們那樣……那就看看我們這個時代的小人物吧。

還記得這個名字嗎?——白方禮。一個三輪車夫,一個每日里早出晚歸、辛勞奔波的三輪車夫。1987年,年已74歲的他決定做一件大事,那就是靠自己蹬三輪的收入幫助貧困的孩子實現上學的夢想。白方禮老人靠自己的勞動,在十多年的時間里先后捐款35萬元,資助了300多個大學生的學費與生活費。他為學生們送去的每一分錢,都是用自己的雙腿一腳高一腳低那么踩出來的,是他每日不分早晚,櫛風沐雨,用淌下的一滴滴汗水積攢出來的。這一蹬就是十多年,直到他92歲逝世。平凡嗎?平凡,一個三輪車夫而已;平凡嗎?當然不!不僅不平凡,而且偉大!他留給世人的,沒有豪言壯語,只有低頭默默蹬車的蒼老背影。可就是這背影,卻震動了無數人的靈魂,讓世人重新懂得了何謂“大愛無疆”。

誠然,宇宙浩瀚無邊,人生艱難苦痛,活在這世間的人,渺小如塵土,卑賤如螻蟻。但是,假如愿意給自己找一顆星,點一盞燈,黑暗的人生路上可能也會開出一朵搖曳的花,卑微的人性里可能也會多了那么一點神性。也許,人和神之間的距離,并沒有那么遙遠。

記得有那么一首歌,它是這樣唱的:“星星點燈,照亮我的家門,讓迷失的孩子找到來時的路。星星點燈,照亮我的前程,用一點光,溫暖孩子的心。”但愿我們都能像那個孩子,有一顆星,有一盞燈,照亮我們前行的路,照亮我們灰暗的心靈。畢竟,有夢想,誰都了不起。作者:元覺義校林曉慧